搜读网 - 玄幻奇幻 - 王爷影响了我的拔剑速度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六章演习时间到

第五百零六章演习时间到

        雨夜廷求知的眼神看向一旁的李初之。

        李初之看的也有点懵,「我、我也不知道这小子还能够看的懂画啊……」

        雨夜廷:「你也不知道?」

        李初之摇摇头,「不知道。」

        雨夜廷:「难不成是黄业栗演着演着都激发了他某项天赋了?」

        李初之点点头:「有这种可能。」

        尚胧月被李初之和雨夜廷之间的对话逗笑了。

        李初之看见尚胧月在笑他们,他疑惑的看向尚胧月,「胧月,你在笑什么?难不成我们什么说错了吗?」

        雨夜廷也看向了尚胧月,「是啊,是有什么不对吗?」

        尚胧月:「哈哈哈哈,你们都想错了,黄业栗方才的一番话只是他胡说的罢了。」

        「没想到还真的说到了那千鬼的心砍上,这小子运气是真的不错。」

        雨夜廷:「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尚胧月解释道,「其实黄业栗手发现了千鬼他们身上和帐篷上有黄色的粉末。」

        「他便怀疑这个粉末是他们几个给他下毒的时候沾上的。」

        「他去看那幅壁画是要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以为他真的去看画。」

        「而黄业栗在假装看画的时候,他摸了一下千鬼身上的黄色粉末,然后趁着看画背对着他们的时候,拿去闻一下看看是一种什么毒药。」

        「既然他们几个敢给鬼皇下毒药,那么这个毒药必定不是寻常之物,黄业栗是想要去看看那是个什么东西。」

        「他也只有这样做才能够不打草惊蛇。」

        李初之:「这小子也就这个时候变得有些聪明。」

        雨夜廷:「原来如此!」

        李初之又问道,「那黄业栗知道那是什么药了吗?」

        尚胧月轻点下头,「嗯,那是毒药确实能够让鬼皇中毒变得虚弱,这药是用鬼皇的骨头制作而成的。」

        「灭魂散。」

        李初之惊讶的道:「竟然是灭魂散!」

        雨夜廷的表情也变得有些严肃起来,「看来这三个鬼将之前是猎杀过鬼皇了,不然他们也做不出这个毒药。」

        尚胧月:「嗯。」

        李初之:「黄业栗他不会有危险吧?」

        尚胧月:「放心,有我在,况且,我们还有别的计划,不是吗?」

        李初之:「嗯,说的也是。」

        落文宇:「继续看下去吧,看看他们想要耍什么花招。」

        黄业栗感叹了一会儿画后,他才回到了座位上。

        黄业栗看向千鬼,「也不知道这画是谁画的,我还真有些喜欢。」

        舞鬼:「这话可是我们老大画的,怎么可能不惊艳人。」

        黄业栗看向千鬼,「这幅画竟然是你画的,画的可真好!」琇書網

        千鬼笑了笑,「你要是喜欢送给你就好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千鬼这下觉得黄业栗好像也没有那么讨厌了。

        或许是因为黄业栗欣赏他画的画的原因。

        舞鬼不理解为什么千鬼会把画送给黄业栗。

        舞鬼用传音道,「不是,老大你为什么要把画送给他?」

        千鬼冷冷道:「蠢货,他一会儿就被我们弄死了,现在送给他,等下还不是我们的?」

        「你连这点儿脑子都没有吗?」

        舞鬼:「老大是我蠢了………」

        千鬼:「舞鬼,你要多学学人家灵鬼,看看他多稳重!」

        「就你一个人毛毛躁躁的。」

        舞鬼低着头道,「老

        大我知道错了。」

        千鬼:「行了行了,之后改正就好了,我们也该跟他进入正题了。」

        舞鬼:「是。」

        千鬼看向黄业栗,「饭菜都准备好了,你看你要不要现在享用?」

        黄业栗虽然都知道到面前的东西不对劲,但是千鬼他们还站在这里,他现在要是拒绝打开的话恐怕打草惊蛇。

        黄业栗现在也不好说别的话,他也就点了点头。

        千鬼看见黄业栗点头后,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那么鬼皇你要的东西都已经上齐了,若是还想要点什么,你尽欢吩咐我们便是。」

        「那我们几个就先出去了,不在这里打扰你用餐了,还请鬼皇慢慢享用。」

        千鬼在说这句慢慢享用的时候,他的眼里划过一抹怨毒。琇書網

        只要黄业栗吃下这些东西,那么他必然会中毒,到时候还不是任人宰割!

        说完这句话千鬼他们几人就全都离开了。

        出去之后千鬼他们在外面等待着屋子里的黄业栗中毒。

        只要黄业栗一种毒,他们就马上冲进去用阵法结束黄业栗的生命。

        黄业栗确定他们离开后,他才伸手将饭桌上罩着的餐盘给打开。

        虽然黄业栗早就知道餐盘里装着的是什么东西,但实际上打开的时候,黄业栗看见里面的东西他还是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尚胧月他们这边的画面也跟着黄业栗这边的画面一齐同步着。

        当黄业栗拿起盘子上的罩子的时候,一颗血淋淋的人腿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

        白元和白袄的惊呼声顿时响起,他们两个的音调不同,喊出来的声音也是此起彼伏的。

        两个小家伙因为很好奇里面装着的是什么,所以他们当时去看的时候,凑的距离很近。

        白袄和白元之前问尚胧月他们里面装着的是什么,他们没有人告诉他们。

        而且一个个又是那种神秘兮兮的样子,就整的白元和白袄更加的好奇了,现在好了,东西他们全都看见了,就是被吓得不轻。

        不过要说谁心里最惊,那还得是伸手去拿开餐盘上的罩子的黄业栗内心最难受了。

        黄业栗此刻的心理阴影面积是最大的,其次就是白袄和白元两人。

        毕竟东西是他亲自揭开的,揭开罩子的时候还伴随着一股血腥味。

        那扑面而来的血腥味让黄业栗觉得非常的恶心。

        白元和白袄看向尚胧月,「尚胧月姐姐这里面怎么会是这个东西啊?好恶心!」

        尚胧月笑着道,「黄业栗直接对着打开的,他也没有问题,你们两个小家伙还只是看着屏幕。」

        李初之笑道,「别看黄业栗现在这么镇定,实际上他内心已经慌了。」

        「虽然他是个鬼物,但是他从来都不吃人的,他们一家人以灵草喂食物,所以黄业栗对他现在面前的这些东西是很抵触的。」

        「即便是他事先就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但亲眼看见的那一刻,他内心还是会觉得很恶心。」

        白袄惊讶的道,「什么?黄业栗哥哥他事先就知道里面放的是这个东西?」

        李初之点点头,「嗯。」

        白袄:「那他知道为什么还要打开?」

        白元:「我要是事先知道里面的是个什么东西,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会去打开的。」

        白袄点点头她赞同的道,「我也是!这太吓人了。」

        白袄又看向尚胧月他们,「为什么你们对上面的那些东西没有多

        大的反应呀?」

        尚胧月笑着摸了摸白袄的脑袋,「因为我早就知道那些罩子里罩着的东西是什么。」

        「你们两个见的少的,见得多了就会不那么的惊讶了。」

        白元:「尚胧月姐姐,你们既然知道,为什么刚刚都不告诉我跟白袄呀?」

        尚胧月:「这不是想要锻炼锻炼下你们的胆量嘛。」

        「哈哈哈哈哈。」

        白袄:「尚胧月姐姐你们好坏呀!」

        白元:「真的吓到我们了。」

        尚胧月:「等这件事结束后,姐姐给你们买冰糖葫芦,就原谅姐姐这次了好不好?」

        白元这才点点头,「好好好!」

        白袄:「嗯!那就这么说定了。」

        尚胧月:「嗯,说定了。」

        黄业栗忍着内心的恶心,他连这打开了别的罩子。

        其中有一个罩子里面放着一颗血淋淋的头!

        黄业栗差点就恶心的吐了出来。

        他此刻的内心很糟糕。

        黄业栗看着餐桌上这些人的组织,他恶心的不得了。

        不过这个头黄业栗倒是一眼认出来了,这个头就是他刚来这里的时候,坐在他身旁的那个男人的脑袋。

        那一桌上只有这一个人,看来这个人是军营里人员缘不好的那一种,就算是死了,也不会有人记得他在不在。

        杀了这种人,还不容易引起大家的怀疑。

        没想到千鬼他们几个,对这军营里看的事情,还很了解……

        黄业栗看着面前的这些东西,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洒在这上面的药粉通过呼吸也能够让他中毒。琇書蛧

        幸好他在东西上来的时候就闭气了,不然的话这个时候他就已经中毒了。

        黄业栗不吃这些东西,而且他看着这些东西内心很不适。

        诺大的帐篷内就只有他一个人在,他独自一个人面对着这些恐怖的东西,黄业栗感觉帐篷内的氛围都变得诡异起来。

        他一个鬼物害怕这些,说出去也丢人。

        黄业栗还感觉到帐篷内的温度都瞬间降到了零点。

        黄业栗现在被恐惧感包裹着,脸上虽然没有露出害怕的神色,但是他的内心已经慌了。

        余下的东西黄业栗也没有敢去翻开看了。

        因为他向来最害怕这些东西,他怕在看下去,他的脸上的表情就要绷不住了。

        更何况这里面的东西,就算是不看也没有什么。

        毕竟黄业栗不用看也知道里面是些什么东西了。

        千鬼他们听见房间内还没有什么动静。

        几个人眉头微皱在一起。

        千鬼小声的道:「怎么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灵鬼摇摇头表示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舞鬼疑惑的道:「难不成是药对他没用?」

        千鬼冷冷道:「不可能!你可别忘了之前的那个是怎么被我们毒死的!」

        舞鬼看向灵鬼,「灵鬼你怎么看?」

        灵鬼再次摇头,表示他确实不知道原因。

        舞鬼满脸疑惑,他低头思索着,嘴里自言自语道:「难道是药效因人而异?」

        千鬼冷冷地瞪了他一眼,不耐烦地说道:「别胡说八道了!」

        「那毒药对任何鬼皇都有用,只要计量足够,那个被我们杀掉的鬼皇就是最好的证明!」

        千鬼的话音刚落,他们三人都陷入了沉思。

        舞鬼觉得这也说不过去,虽然这个药可以克制鬼皇,但是之前也是侥幸毒到了那个鬼皇。

        那个鬼皇的实力也没有黄业栗那么厉害,所以舞鬼对于这个药还是有担心的。

        但实际上舞鬼的担心都是白担心的,他真的低估了这个药的作用了。

        千鬼也被舞鬼的话说的有点动摇了。

        千鬼不由得在心中猜想,「难不成这个药真的跟舞鬼说的一样?」

        「会因人而异?」

        千鬼:「可是之前的鬼皇又是怎么回事?」

        千鬼还是不愿意相信是药不行。

        但是过了这么长时间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也不太正常,要知道,之前那个鬼皇没一会儿的功夫就中毒了。

        灵鬼对于目前的情况,他还有些不解。

        他也很疑惑为什么黄业栗还没有倒下。

        舞鬼现在坚信这个药对黄业栗可能没有作用。

        这个看似无解的问题让他们三个感到了困扰,同时也让他们感到了一丝不安。

        这要是对黄业栗没用,那他们就有些棘手了。

        灵鬼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了,这个帐篷不是可以从那个空隙看里面吗?」

        「不如我们直接去看看里面是个什么情况?」

        「这样不就好了?」

        千鬼这下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眼里闪烁着阴森的光芒,「好,就按照灵鬼说的这么办。」

        于是他们三个走到那个空隙旁边,他们站在那里,视线紧紧的地注视着黄业栗。

        黄业栗知道千鬼他们的计划。

        所以现在他的表演开始了。

        反正尚胧月都换过食物了,他也就不担心了。

        黄业栗他看着眼前这堆美味的食物,心中不禁涌起一股强烈的食欲。

        黄业栗拿起筷子,夹起一块肉放进嘴里。

        顿时,一股浓郁的香气充斥满他的口腔,让他不禁闭上眼睛,细细品味。

        就在他咀嚼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一丝苦涩的味道。

        他心中一惊,立刻吐出食物,却发现那块肉已经变成了深黑色。

        千鬼站在一旁,冷冷地看着黄业栗的反应。

        黄业栗:「这!」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