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读网 - 武侠修真 - 反派:趁女魔头还小抱紧她大腿在线阅读 - 第4章 误会?

第4章 误会?

        赵青裴只感觉后背火辣辣的,紧接着疼痛感如同泉涌一样涌上赵青裴的脑海之中。

        屮!

        赵青裴内心哀嚎,巨疼!

        同时大还丹在快速消化,以极快的速度化作药力涌向身体四肢,形成力量反馈到心脏的位置。

        这一鞭,赵青裴双手撑在地面上,支撑着身体,额头冒出冷汗。

        牙齿死死咬住。

        赵青裴痛的快要晕过去了,喉咙里传来火烧的感觉,剧烈的疼痛感还没有结束,赵宗泽已经又抬起手。

        啪!

        又是一边鞭子。

        这两鞭子。

        一鞭子,两鞭子。

        仅仅七鞭子下去,赵青裴的后背已经开花,他的意识已经模糊。

        寻常人五鞭已经是极限了,而且赵宗泽还封住赵青裴的体内的内力。

        赵鸮看着都有些于心不忍,脚步往前挪了挪。

        赵宗泽拿着鞭子的时候也有些颤抖,对小儿子最为疼爱,只不过失望积累太多了,这一次他做的实在是太过分。

        赵青裴的后背已经彻底开花。

        整个人趴在地上,即使有着大还丹的消化,赵青裴还是两眼一黑昏死了过去。

        赵宗泽停下了手中的鞭子。

        “倒是有些小瞧了他,小子倒是有些硬气了,送他回去擦药。”

        整个过程赵青裴的一声不吭,终于还是让赵宗泽的怒气消散了大半。

        “义父。”

        赵鸮开口道。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没...没有。”

        赵鸮低着头,看着趴在地上赵青裴的惨状。

        这一次赵青裴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

        “带他下去吧!”

        赵宗泽深深呼出一口浊气,身体似乎也被抽走了力气一般。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教这个小儿子。

        -------------------------------------

        赵四按照二少爷的要求他以最快的速度,以这个二公主喜欢的琉璃金镶玉的瓶子找到了几位富贾商人的公子拍卖    。

        果然按照二少爷的作法,挂上公主的喜好珍稀瓶子,在富贾公子的竞拍下,更是拍出了九千金的逆天高价。

        九千金!

        这几乎是天价的存在,赵四也是第一次知道商人公子居然会这么有钱。

        更可怕的是,一开始少爷就猜到能拿到万金左右的价格。

        完成之后,赵四以少爷的要求,四千金买下一把价值连城的黑弓,揣着五千金和箱子中的黑弓回到了府邸。

        当赵四回来的时候,听到了老爷大发雷霆的消息,再当他听到少爷被家法处置还是戒条的时候他差点吓破了胆子。整个过程和赵青裴预料的一模一样。

        赵四立刻三千金归还账房,然后连滚带爬的赶到堂屋。

        “老爷!!!!”

        赵四背着一个巨大的木质盒子快速的皱着,扑棱一下整个人跪在地上。

        他以抬头看到是后背开花的少爷被扶起来的场景。

        一时间赵四内心的酸楚一涌而上。

        “赵四,我正要找你!!”

        家法完后的赵宗泽原本消散了些许的怒气看到赵四之后蹭的再一次上来。

        赵四头也不敢抬,连忙说道。

        “老爷,奴才有话说!”

        赵宗泽真的是气笑了,今天自己的儿子反而一声不吭的挨打,好家伙一个下人居然要开口狡辩。

        赵宗泽倒是想听听他能说些什么!

        “你倒是说说看,说不好你也别在赵府待了。”

        得到老爷的指令,赵四慢慢站起来边说边将手中的箱子打开。

        他的手心已经开始疯狂冒汗。

        “小少爷,让我将琉璃金镶玉的瓶子卖了,三千金已经还回了账房。”

        “卖了?”

        赵宗泽眉头紧锁,不知道自己这个小儿子在搞什么?

        “对,卖了,少爷说原本的打算就是买下那一个奇物,然后高价转让。”

        赵宗泽冷笑了一下。

        “旁门滑头的事情,也只有他这个混账东西能做出来。”

        赵四继续说道。

        “少爷说明儿是母亲的忌日,他想要用自己的钱,买下点东西给父亲送来,少爷说....”

        听到忌日这个词赵宗泽微微一愣。

        赵宗泽能一直对赵青裴无底线的纵容,一直都是自己亡故的妻子。

        对于妻子还不清的爱几乎都被赵宗泽转嫁到赵青裴的身上。

        赵宗泽的思绪有那么一瞬间被拉扯,自己江湖草包出身,只有赵青裴的娘亲不遗余力的支持,赵宗泽还能想到赵青裴的母亲也是就会自己的已经亡故的妻子,站在所有人的面前支持着自己的动作。

        只不过那段思绪很快消散,赵宗泽感觉自己的喉咙一时间有些干燥,他缓缓开口。

        “继续。”

        赵宗泽的语气到底还是有些软了一些,怒火也消散了一些。

        内心更也是舒展了一些,混账东西能够做到这个份上也还算是有救。

        站在一边扶着赵青裴的赵鸮听到赵四的话也有些意动。

        夫人没过世之前,也是她对自己最好,一直当着“女儿”一样的看待。

        以至于赵鸮就是再怎么看不上赵青裴,当也不会对他过分,甚至还有求情的原因。

        赵四打开箱子的手都在颤抖,可能是老爷的余威的怒火也可能因为家法昏迷过去的赵青裴。

        刚刚赵四说话几乎抽空了他的力气。

        赵宗泽看着打开的箱子一把黑弓躺在箱子之中。

        赵四手拿起那一把黑弓。

        他深呼吸一口气,开口道。

        “少爷说:夫人在世的时候最喜欢老爷持弓的样子,特意嘱咐我这一把黑弓少爷想要替夫人换掉送给老爷您断弓,少爷他...”

        赵四声音有一些哽咽,顿了顿。

        少爷特意叮嘱过自己一定要深情并茂。

        可是赵四看到被抽到皮开肉绽的小少爷,身体就止不住的哆嗦。

        赵宗泽感觉心里有些堵的慌,眉头微微皱起,目光却是不自觉的落在那一把黑弓之上。

        “少爷说……,他希望老爷带着一把完整的弓,明儿亲自给母亲看看。”

        赵四说话支支吾吾,语气都有些颤抖。是害怕的颤抖。

        听着赵四说完,赵宗泽身体微微僵直,站在原地没有说话。

        整个中堂之中陷入死一般的沉默。

        赵宗泽的目光从黑弓上移开落在赵鸮旁边已经昏死过去的赵青裴。

        “裴儿为什么不说呢?”

        赵宗泽似乎像是自言自语。

        称呼也从混账东西变成了裴儿。

        赵四颤抖着双手,尽可能用身体的力气托着弓举过头顶跪在赵宗泽的面前,做着最后的补刀。

        “老爷,少爷告诉奴才,有些事情不想要太多的人知道,毕竟这是老爷和夫人之间的事情也是他和老爷父子之间的家事...”

        赵宗泽粗壮的大手握住长弓。

        弓弦微微颤抖。

        赵宗泽的眼睛微红,他尽可能转移注意力到自己手中这一把黑弓上。

        这一把黑弓很是不凡,很明显选的是用心了,赵宗泽将弓水平持放在自己面前。

        良久之后,赵宗泽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小子。”

        “鸮儿,取神机内丹给赵青裴服下。”

        “老爷!那是先皇赐给赵家,可长三个甲子内力的丹药,这……”

        一甲子(60年)。

        赵宗泽摆了摆手示意赵鸮不要继续说下去了。

        转身独自握着黑弓朝着后堂卧室走去,在两人没看到的时候赵宗泽的眼睛已经通红,他真的担心再待在堂屋里自己会失态。

        官至光禄大夫,一身武艺达七境,第一次失态。

        赵宗泽红着眼坐在里屋的太师椅上,呆呆的看着手中的黑弓,耳边似乎有着亡妻的话语的回荡。

        哆嗦害怕的赵四,让赵宗泽认为赵四都被自己儿子行为感到委屈。

        实际上赵四是怕的要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